位置:主页 > R生活历 >叶良财偕兄姐轮流侍奉用爱照护重听失智妈

叶良财偕兄姐轮流侍奉用爱照护重听失智妈

叶良财偕兄姐轮流侍奉用爱照护重听失智妈(雪兰莪.鹅麦讯)重听是听力退化疾病,好发于长者,很多人以为佩戴助听器就可以解决问题,殊不知错买助听器不但无助缓解病情,反而加剧听力损伤,严重影响年长患者和家人的生活。高龄老妇林水锦20年前出现重听症状,活跃好动的她因此主动要求家人购买助听器佩戴以增强听力,却在认知不足下错买“扩音器”,造成越戴越重听,加上8年前罹患失智症,让原本已沟通不良的家人和照护者陷入窘境。艺人叶良财是林水锦的幼子,他受访时指出,母亲年轻时很活跃好动,经常搭巴士或骑脚车到处串门子,虽然她不识字,但跟随父亲到士拉央批发巴剎打点杂货生意,因此认识了不同种族的人,她除了福建话,也会说少许华语、粤语和马来语。他说,父母生于传统和封闭的家庭,母亲嫁给父亲后,经常遭受奶奶(林水锦家婆)虐打,虽然如此,母亲却很少生病,也没有糖尿病、高血压等“老人病”,身体健壮得很,即使已七八十岁,母亲还可以到处走动,随心所欲做喜欢的事,他和兄弟姐妹都很放心。误老化致重听 家人不放心上他提到,大约在20年前,母亲开始出现重听的症状,经常听不清楚或听不见旁人说话,以致他们和母亲交谈时,必须重複和提高声量。“我们(兄弟姐妹)都觉得妈妈听力不好是因为年纪大了,人老了身体机能自然而然会退化,很多老人家都有‘撞聋’(广东话重听之意)的问题,所以,我们没有把妈妈的问题放在心上。”他声称,许多重听的老人家会担心别人投予异样眼光而拒绝佩戴助听器,但是母亲却是例外,主动要求购买助听器佩戴,家人因此带母亲到吉隆坡一间诊所挂诊并添购助听器。他指出,母亲起初佩戴助听器的确听得清楚了,但久而久之,母亲重听的症状似乎又回来了,家人必须带母亲回到原本的诊所複诊,并“升级”(up-grade)助听器,即更换全新的一台助听器。他说,从母亲出现重听到现在,他们已经为母亲更换及“升级”多个助听器,虽然一个助听器只是数百令吉,他和兄弟姐妹能够共同分担,但是集少成多是一笔可观的数目。错买扩音器 听力更伤叶良财指出,他不确定母亲罹患失智症是否因重听所致,不过他相信母亲因为错用助听器,造成更严重的听力损伤,以致引发其他后续的问题。他说,母亲佩戴“扩音器”后,扩音功能调到最高,无论是在白天或黑夜,吵杂或安静的环境,扩音器都维持原有的高扩音功能,他相信母亲的听力就是因为长期暴露在高音干扰的情况下逐渐受损。“母亲一直都不相信西医疗法,即使生病看医生也不吃西药,只相信中医和吃中药,所以母亲基本上没有因为重听的问题接受过专科治疗,更没有机会询问专科医生母亲佩戴的助听器是否合适。”确诊失智症 半夜摔伤坐轮椅他提到,母亲曾二度跌倒,第一次在厕所因为地滑不小心跌倒,造成行动不便,他不确定是否因为第一次的跌倒和重听问题而引发了失智症,而第二次跌倒造成重听和失智的症状更严重。“母亲第二次跌倒时已经有老人失智症的问题了,听哥哥说,她晚上不睡觉,还大吵大闹,直到大家都睡着后,竟然摸黑爬上楼,一不小心从楼梯跌下来摔伤,需长期坐轮椅。”他形容,虽然母亲行动不便,又有重听和失智问题,但是母亲还是很健康,能吃能睡,虽动过白内障手术,但眼睛看得清楚,而且骂人还很大声呢!他说,姐姐负责带母亲去挂诊,医生诊断母亲患上失智症,他们寻找过相关的资料,确知失智症是无法被治癒的。良财及姐频被误当已死在母亲失智的“世界”里,叶良财和另一名姐姐经常被母亲误以为已经不在人间,有时候为了安抚母亲连续不断的提问,他和姐姐须亲自到哥哥家一趟让母亲“过目”,以证实“未死”,令他和家人感到无奈。他说,重複提问和健忘是失智症最典型的症状,他母亲因为“遗忘”,所以才会重複不断提出相同的疑问,他们对母亲重複又重複的提问已经习以为常。他声称,母亲也会把他给忘了,一些行为举止令人匪夷所思,例如在11个兄弟姐妹当中,他和另一个姐姐一直被母亲误以为“死了”,有时候哥哥被逼打电话叫他和姐姐亮相让母亲“验证”。“妈妈有时可以认得我,有时不认得,如果她没有看到我,就会问哥哥,我是不是被人打死了。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什幺只有我跟我姐姐会‘死’,不是我‘死’就是我姐姐‘死’。”不断重複提问 精力被磨光失智症病人因为健忘、重複提问、日夜颠倒、举止失常等行为,使家人或照护者备受精神折磨,这些都是家庭剧常见的剧情,而现实生活的确如此,叶良财指出,母亲重听又失智,令一直以来照顾母亲的哥哥一家非常疲累和痛苦,兄弟姐妹为此召开家庭会议,讨论母亲病情和照护工作分配,他们因此议决聘请一名外籍女佣照顾母亲,以减轻哥哥一家的负担。他说,母亲跌伤后行动不便,需坐轮椅才能移动,无论是上下床、洗澡、大小便都要靠别人的帮忙,加上母亲有失智的问题,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行为举动,所以,聘请女佣24小时照顾母亲迫在眉睫。“没有体会过的人也许不知道照顾失智老人的痛苦,我就知道那是一种精神上的痛苦,照顾她的人会很累,因为我曾经带妈妈外出,她不断重複提问,你不答她不行,她会一直问,你答她,她还是会重複问,所以,我只能点头说是。”兄弟姐妹轮流照顾他提到,有时候他们认真回答母亲的提问后,不一会儿母亲又忘记了,然后重複提问,这样一再重複,最后全身精力仿佛被“磨光”。他声称,姐姐也曾经把母亲接回家照顾一段时间,同样是感到疲惫不堪,所以建议兄弟姐妹应轮流分担照顾的工作,避免把责任集中在一个人身上。他说,由于外籍女佣只会说英语,因此她对母亲的提问一律以点头来回应。採量身定制助听器叶良财指出,母亲佩戴“扩音器”十多年并且听力严重受损后,他才从朋友的介绍下得知有“量身定制”型的助听器,母亲自从佩戴了新的助听器后,似乎听得清旁人的说话,与家人的沟通明显获得改善,他希望母亲能持续使用,并从中受惠。他说,朋友知道他母亲的情况后,主动推荐智能助听器,希望帮助母亲改善听力问题,他也因此得知有这类“量身定制”型的智能助听器。他解释说,智能助听器是根据病人听力程度进行调节,因为在不同的环境,耳朵接受的音频不同,无论在安静或吵杂的环境能够调整助听器功能,不像扩音式的助听器只是“放大”声音,令听力受损。听力改善 少疑问 答话更合理他声称,智能助听器不但能帮助提高患者聆听能力,还能够与智慧型手机、电视机等连接,利用手机调节聆听的音频、收听手机或电视播放的音乐和声音。“母亲开始试戴的时候,我让她听她在我儿时播放的邓丽君老歌,她对那些歌曲似乎有点印象,静静地聆听,不像平时那样很多话说、很多疑问。”他声称,母亲因为重听,所以听不清他们的说话,即使失智症没有发作,但对谈经常是答非所问。戴上智能助听器后,母亲的答话显得更合理,他们也不必用“喊”的声量跟母亲说话。他认为,如果母亲在重听初期得到正确的治疗讯息和遇上智能助听器,也许母亲的病情就不至于那幺严重了。‧2017.02.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