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主页 > X烛生活 >台北电影节特映场《安乐派对》,把你的价值观放进果汁机!

台北电影节特映场《安乐派对》,把你的价值观放进果汁机!

台北电影节特映场《安乐派对》,把你的价值观放进果汁机!

《安乐派对》
2014|以色列 / 德国|DCP|Colour|93分
2014 多伦多影展
2014 威尼斯影展观众票选奖
2014 西班牙瓦拉多利德影展最佳影片、女主角

昨晚去看了今年台北电影节特映场《安乐派对》,电影不长,仅仅一个半小时。我和一起去的朋友们在第一场就情不自禁笑了出来,也都在影片末尾老夫妻吻别的画面之后,藉着工作人员名单徐缓滑过的短暂片刻,在黑暗里努力平复心绪。

《安乐派对》里有一群好友,和平常的好友一样,他们彼此陪伴、熟识彼此的伴侣、了解对方的个性⋯⋯只是他们,都是走过了大半人生,準备迎接死亡的老人。
虽然由老人主演,但他们每个人的独特性格与演技魅力,都让人很容易产生认同感。其中有为了病重丈夫求死的愿望而不停奔走的老妇、擅长动手自製机器的巧手丈夫与温柔善良却渐被失智症控制的妻子,还有在人生的最后一段终于找到真爱的一对老同志,与年轻人一样为了「你到底什幺时候要跟老婆离婚,和我光明正大在一起」而爱恨悲欢⋯⋯他们一开始面临了好友在病魔手下辗转挣扎数年后一心求死的愿望,最后却不得不回头检视,如果自己与挚爱遇到类似的抉择,究竟该怎幺做才好?

编剧与导演用了非常幽默却毫不轻浮的方式,处理了许多理应悲痛至极的场面。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这群老人第一次帮助好友安乐死之后,开车离开医院的路上,因为心情过于複杂紧张而超速,被一位年轻帅气的警察拦了下来,警察站在车旁开单的时候,一路上沈重凝结的气氛被这个意外打断,一车五个老人全都无法自制地哭了起来,一声惨过一声,吓得年轻警察连忙说好啦好啦不开你们罚单就是了。

那是刚刚亲手送走好友与丈夫,五个老人同时爆发泪水的悲痛时刻,却因此而让整个影厅里的观众含泪哽咽拍腿大笑,那眼泪无比真实,但笑却也是发自内心——也许这样难以分类的尴尬场面,才映照了真实的人生。

而真爱的模样,或许就跟真实人生一样难辨:当那一天到来,无论选择理解爱人的痛楚与离开的愿望,或者期待与爱人的共处时刻多一秒是一秒,都已经够让人挣扎;更别说经常还要考虑其他亲人乃至整个社会对安乐死的定义与看法,是否甚至不惜违反法律与传统道德观念?

在亲身遇上之前,谁都别说自己届时「一定」怎幺做。

纵使做了决定,也不一定毫无挣扎。

也许正因为我们谁也不知道死后的世界究竟是什幺样子,才更该慎重面对生死这回事。轻易判断他人生死容易,将每个他者都当作自己与挚爱那样思考,却不是随便一个自认稍有同理心的人就可以做到的。

片末选择安乐死的温柔妇人,对着镜头告诉女儿:「不要评断我,也不要怪妳的父亲。」然而「不评断他人」这件事恐怕比选择安乐死更困难,需要对抗的,不仅是一个人自幼累积的价值观,更是整个社会国家营造的政治正确观念,几乎不容挑战。

不容挑战,不代表就是禁得起挑战的绝对正确,很多时候,反倒是因为禁不起挑战所以更不容挑战。价值观这回事,关係到的可能不仅是家庭与社会教育、複杂的人性,有时更可能是金权的算计。

电影散场,与朋友们一起从黑暗的电影院里走进西门町的华灯闹街,与陌生人群擦肩而过之际,朋友说着自己失智症的亲人发生的小故事,我们也跟着笑起来。「那些本来应该很伤心的事情,不知道为什幺,说出来就很好笑耶。」

回想那些类似的故事,纵使是台味十足的《父后七日》,也是这样悲喜交集。每一次,我们藉由书本、萤幕或口述的故事,知道生命这回事要是加上绝对值,去除了悲伤与快乐之后,剩下的就纯粹是总让人笑出来的荒谬。

只是,与其抓着一个看似中肯的原则超然以对,当永远不会错的那一方,我情愿多折磨自己一点,把那些关于人性的悲喜挣扎,一起放进心底煎熬。
那些才是最珍贵的部分。

更多2015台北电影节精选片单与选书:
放映机里的平行人生

2015台北电影节节目手册·免费领取!

《2015第17届台北电影节·节目手册》 from Readmoo电子书